听“燃气人”讲关于调压井的故事

   

    偌大的城市车水马龙,行人川流不息,在这繁华的场景之下,埋藏着无数条燃气管道,每一条燃气管道都蕴含着血汗泪汇聚成的酸甜苦辣。
    “威哥,出门去哪里工作?”在东区大院,记者碰巧遇见了要出去工作的天河西维修抢险队维修工黎嘉威,他在“广东技工”工程羊城行动——“羊城工匠杯”广州燃气集团第六届“强素质、创标杆、促发展”劳动竞赛调压设备维修项目中获得了第五名的好成绩。
    “我现在要去给一个调压井做维保,你要一起去看看吗?”威哥热情地招呼着记者。
    “好呀,我早就想去见识一下传说中的调压井了,你在路上可以给我说一下关于调压井的故事吗?”记者迫不及待地跟上了威哥的步伐,生怕错过一次学习的机会。


    “说到调压井啊,那真是每一个都充满了故事。”说起调压井,威哥便打开了话匣子。
    调压井实际上是一种调压设备。燃气调压设备作为调节、稳定城镇燃气供应压力的降压设备,是保障燃气供用气安全连续稳定运行的核心设备。燃气调压设备在燃气管网输配系统中是必不可少的,它的工作原理是将上游的压力,通过调节降止到下游所需要的压力,达到一个降压、稳压的作用。简单地说,就是把上游压力通过调压设备调节到下游所需要的压力。所以我们根据公司安排的设备维护保养计划要按时对调压设备进行维护和保养,来保障正常供气,减少设备的故障率。因此,调压井是城市燃气网络的心脏,保障着万千家庭的用气安全。


    “听说“绿色循环”项目会对调压井进行改造,既然还能维保,为什么我们还要去改造它呢?”记者问出了心中不专业的疑惑。
    “因为它实在是太老了!”威哥无奈地笑了。
    调压井是从九十年代开始使用的一种调压设备,现在已经逐步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更小更轻便的直接作用式调压箱和调压柜。
    “你看,这个就是调压井。”到了维保现场,威哥指着一个“深渊”给记者看,“深渊”里坐着一尊“庞然大物”。
调压井有两个特点,一就是老,二就是大,以前为了美观,往往就把着“庞然大物”埋在地底,这也给我们抢险抢修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此外,由于调压井已经在逐步被淘汰,很多零件也不再生产,因此每改造一个调压井都需要把有用的零件留存下来,保证在其他调压井需要维修的时候,有零件可以替换。
威哥说,现在天河西维修抢险队负责的区域内还存有39个调压井,但是要培养出一个能完成调压井维保的维修工需要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就让天河西维修抢险队特别注重技术的传承,生怕有一天老师傅都退休了,没人可以照顾这些顽固的“老人”。




    记者手记:
    我是东风播报记者刘韵键。看完调压井维保现场后,威哥把我带到仓库,拿出了调压井和调压箱相同作用原理的零件给我对照着看,他说:“时代在进步,但时至今日,这些‘老家伙’们还在用尽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保障着城市燃气供应。”
    看着眼前早已老化的零件,我不由地想起一代又一代的“燃气人”,他们把自己一生中最好的年华奉献给了城市燃气建设,即使到了退休的年纪也会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回想起老前辈们指导年轻员工的画面,我想,这不仅仅是一种技术的传承,更是一种精神的传承。


    “说到调压井啊,那真是每一个都充满了故事。”说起调压井,威哥便打开了话匣子。
    调压井实际上是一种调压设备。燃气调压设备作为调节、稳定城镇燃气供应压力的降压设备,是保障燃气供用气安全连续稳定运行的核心设备。燃气调压设备在燃气管网输配系统中是必不可少的,它的工作原理是将上游的压力,通过调节降止到下游所需要的压力,达到一个降压、稳压的作用。简单地说,就是把上游压力通过调压设备调节到下游所需要的压力。所以我们根据公司安排的设备维护保养计划要按时对调压设备进行维护和保养,来保障正常供气,减少设备的故障率。因此,调压井是城市燃气网络的心脏,保障着万千家庭的用气安全。


    “听说“绿色循环”项目会对调压井进行改造,既然还能维保,为什么我们还要去改造它呢?”记者问出了心中不专业的疑惑。
    “因为它实在是太老了!”威哥无奈地笑了。
    调压井是从九十年代开始使用的一种调压设备,现在已经逐步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更小更轻便的直接作用式调压箱和调压柜。
    “你看,这个就是调压井。”到了维保现场,威哥指着一个“深渊”给记者看,“深渊”里坐着一尊“庞然大物”。
调压井有两个特点,一就是老,二就是大,以前为了美观,往往就把着“庞然大物”埋在地底,这也给我们抢险抢修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此外,由于调压井已经在逐步被淘汰,很多零件也不再生产,因此每改造一个调压井都需要把有用的零件留存下来,保证在其他调压井需要维修的时候,有零件可以替换。
威哥说,现在天河西维修抢险队负责的区域内还存有39个调压井,但是要培养出一个能完成调压井维保的维修工需要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就让天河西维修抢险队特别注重技术的传承,生怕有一天老师傅都退休了,没人可以照顾这些顽固的“老人”。




    记者手记:
    我是东风播报记者刘韵键。看完调压井维保现场后,威哥把我带到仓库,拿出了调压井和调压箱相同作用原理的零件给我对照着看,他说:“时代在进步,但时至今日,这些‘老家伙’们还在用尽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保障着城市燃气供应。”
    看着眼前早已老化的零件,我不由地想起一代又一代的“燃气人”,他们把自己一生中最好的年华奉献给了城市燃气建设,即使到了退休的年纪也会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回想起老前辈们指导年轻员工的画面,我想,这不仅仅是一种技术的传承,更是一种精神的传承。



文/东区·东风播报 刘韵键 曾岳浩
图/东区·东风播报 刘韵键
视频/东区·东风播报 刘韵键



文/东区·东风播报 刘韵键 曾岳浩
图/东区·东风播报 刘韵键
视频/东区·东风播报 刘韵键